流淌在中国人酒里的诗情画意

发表时间:2020-07-07 09:17

酒是点燃诗情的引子。从当年的曹孟德“横槊赋诗”,“慨当以慷,忧思难忘,何以解忧,唯有杜康”开始,那杯酒就摆在我们千古的梦想和诗情里。

我们都曾经跟着陶渊明去喝他田园里淡薄的酒,“既耕亦已种,时还读我书”,“欢言酌春酒,摘我园中蔬”。这是一种回归了恬淡的酒,他在酒中怡然自若。

我们也曾经跟着李太白喝他豪迈的酒。“人生飘忽百年内,且须酣畅万古情”。他说他自己无非是“长剑一杯酒,男儿方寸心”。李太白邀约千古明月,“今人不见古时月,今月曾经照古人。古人今人若流水,共看明月皆如此。唯愿当歌对酒时,月光长照金樽里”。今天我们的樽中不缺酒了,但是缺月光。我们仍然缺一段月光相映的诗情。

到了苏东坡。他曾经“举杯邀明月”,他曾经“把酒问青天”,他曾经“一杯还酹江月”去感慨历史的沧桑。这些酒喝到今天,应该说,在一个极致繁华的物质时代里,我们除了更多酒的分类、酒的包装、酒的价格,还应该再问一问:酒里还有中国人的诗意吗?我们还是那个烂漫飞扬的民族吗?我们还有一把热热的血性来对抗今天世道的冷漠吗?我们在喝酒的时候,能不能让这个千年盛筵,让那些诗人的魂魄再回到我们的生命中呢?

喝醉抖,天下有朋友;唯有纯粮,别无他求。